搵食艰难,丧字当头

关于

刘家姐妹夜谈

真的6666

云耀:

……6啊6啊


傅风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哦太太要封杀我了好害怕呀:








是夜,女生闺房,刘微茫的声音悠悠传来。“姐妹们可知,有一秘事?”
“快快说,是不是方与柳先生相关?不然我才不听则个。”声音尖锐而刺耳,如刀片刮琉璃瓦。

刘微茫是私塾的女学生,另一发声是刘微茫的小姑,这姑娘对史学有兴趣,常常捧着《汉书》寻柳先生提问。

“你莫要多嘴,就听着。”刘微茫被打断略有不爽,提高了音量。而后故作神秘,悄声道:“昨夜东家少爷瞧见方先生密会佳人!”

“什么!竟有此事!那贱。人是何人?”
“不知啊!我是听着少爷与友人墙角,本着探探方先生最近有无歉意!谁知竟听出则个!”刘伸长了脖子,一一倒出自己听来的消息。

“他这人怎么如此!柳先生离开才几日,他就做此番龌龊之事!”
“就是!亏我以前还以为他可爱,少年志气满满,文风潇洒。而今看来不过也只一低、俗,精、虫上脑,只肖想女孩香、甜、酥、软的身子,毫无文人气质的烂人!枉为读书人!”


“柳先生才离开几日,一没人管他!他就做这种道德沦丧之事!前些时候我听说他们吵架,就去问了朋友,柳先生对他这么好,天天哄着宠着。当初他插刀柳先生就应该去道歉!现在把柳先生气走了居然找别人!居然还是异性!不要脸!”
“听人说那方小儿就是个犟脾气,明明错在他,居然不去道歉,实在可恶,活该至今一人。”

“那方小儿真是恬不知耻!做着这些勾当!前些时候柳先生见了他都绕道走,可见他真不是什么好物!”
“那方常常在柳先生踟蹰在柳先生屋前,不是去道歉了则个?路上偶遇,书斋偶遇,这么多的机会都不抓住,真是毫无悔意!”

“一日我窥见柳先生大发雷霆,方小儿狼狈地被赶了出来,该!”
“当真有此事?莫不是坊间胡扯?”
“我还能骗你不成?我都写进文章里头记着了!方小儿脾气不好谁人不知,就他 那天下就我有理 的心理,怕是二人又吵起来了!”

“就是。脾气臭还自傲,仗着自己一赋广为人知,就真当自个是个人物了。别说如今时代更迭,他那老掉牙的旧闻也无人问津。前些时候还有一人在街上见到他不识得他是谁,一起作答诗词歌赋,平仄不对称,韵脚押不正,他被喷了一路,而后在酒楼成谈资,一对上姓名身形长相,才知是他!且说当初若不是柳先生提拔,凭他那酸掉牙的小文章,还不知在哪个旮旯发腐发臭呢!”

“我曾在天伐文谈一书看到过评论他的那篇赋,委实一般,不知所云。不知那时这天下人是如何觉得他不落窠臼的!白瞎!”
“是呀!以前我夸他赞他,不过是看在柳先生面子上,现在翻看再见此段,睡着都被自己恶心醒,当初我怎么就觉着他好,他就是一个废物!垃圾!”

“不知为何柳先生会同意他来我们私塾教书!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呵呵,你可知是那方小儿在柳先生门前跪了三天三夜,柳先生不忍,把他扶进里屋,他趁机色诱柳先生,还在柳先生茶水里下迷药!柳先生理亏,只得允诺。”
“呔!真是令人作呕!”

“你也听过柳先生说‘拿完这个月工钱我们就两不相欠’吧!就是明摆着告诉我们事实啊!”
“想不到方居然是这样的小人!”

“你可知柳先生离开,其实是被排挤,不得已离开私塾!”
“啊?!居然有这事!”
“是啊!方小儿从前强迫柳先生与他一同出现,常常在学生向柳先生请教的时候卖弄!学堂里的愚子被‘折服’,又靠着少年时的虚假名气,有了学生!而今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在这里站稳脚跟,就把柳先生赶走了!”

“怎是如此!难怪近来柳先生的课都没有了!方小儿当真禽兽不如!”
“方小儿的早课天天不落,真是膈应!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存活在同一个天空下,想想就觉得反胃。”

“不如明天我们早课上骂他?”
“... ...”
“怎么?你不敢?”
“怎么不敢!一起骂!祝方小儿早死早超生!亏我以前还觉得柳先生和他关系好,是天赐良缘,而今看来真是打脸,今天开始我就是方小儿的头号黑粉!有他在我就要骂个够!”

“我附议!等下你先去骂!我随后也去!区区小儿!居然敢负我柳先生!真是不识好歹!负心!他就该跪下来给柳先生叩三个响头!公告天下说他对不起柳先生!如此才解恨!”
“附议!”

“啊…对了,你可有柳先生的消息吗?”
“没有。你可知柳先生的家境如何?可有婚配?以前他和方小儿形影不离,我无法插足,现在好了。他长得如此英俊潇洒,性格如此好,还会宠着自家人,以后我要做柳先生的夫人。让他只对我一个人笑,只对我一人好。”
“……”,刘小姑愤然瞪着刘微茫“我要纠正你一个说法,柳夫人是我。”
“???”

“痴心妄想……就凭你?你看看你满脸麻子!朝天鼻!大嘴巴!大方脸!还天天涂着厚厚的粉!画的花枝招展!真是自己看不到以为自己是天仙!合着是来恶心我们的!你还真是个有故事的女神呢!即便在聚会上,你也是一朵无人问津的高岭之花呢。呵呵。”
刘微茫生气的指着自家小姑骂。

刘小姑毕竟比刘微茫大几岁,这些多出来的年岁给了她更多时间去观察一人的作为和更多的练习去如何骂街。
“不自量力。
你不看看你的结构用词,都是粗鄙污秽之言,难登大雅之堂!你不过是个坊间奇文写手。善借人名,善修人设,善尽各种角度各种款式花式狗血拼凑剧情。在一众小四文学低龄读者评论大哭时凹起太太名号,常潜伏在各小团体组织里,时不时冒头以刘才女称,赢得无数赞美和捧臭脚,这种亲民友好的形象实在感人肺腑,催人声泪俱下。好棒棒哦~要不要给您鼓鼓掌?
幸得拜读,真是感叹!如此怪诞夸张的丰富想象力,乱七八糟前后矛盾的笔法,您是完美融合玛丽苏小四文风最佳角度仰望天空文学奖获得者吧?还真是失敬失敬,不知道您这么大有来头,我就应该闭上我的狗嘴,静静地看着您秀优越感。词青是冷圈,但是并不缺太太,谢谢,“冷圈不知道珍惜太太”这种说法真是乐死我了,ooc那么严重主人公还好意思填上方青砚的名字,要点脸?真是一阵恶寒。你沉迷自己的人设真是沉迷过头了吧!你撒泡尿照照自己吧!柳先生?你如何配得上?凭你那嘴脸?”

刘微茫被怼的七窍流血,大夫一把脉,竟是“太太优越感爆棚被点破气到脑内出血精神错乱总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棒棒症”,
不日,不治身亡。
亲朋好友!
奔走相告!
真乃我圈一大幸事!








 








 








 








 








 





评论
热度(65)
  1. 180°哦太太要封杀我了好害怕呀 转载了此文字
    xs
  2. 述怀不诉云耀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6666
  3. 迟汐哦太太要封杀我了好害怕呀 转载了此文字
    送给演戏的小姐妹
  4. 挽清荷哦太太要封杀我了好害怕呀 转载了此文字
    6啊6啊

© 述怀不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