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食艰难,丧字当头

关于

[剑网3电竞/羊花][词青]山河解梦

唉,这大概就是他们的现状,从前的好是真的好,现在也是真心的断绝关系

一颗花生。:

*剑网3主播电竞圈 柳词歌妤/方青砚


算了反正传说中3000字的RPS需知我也从来没编出来过,就八个字吧:


勿扰真人,勿动真心。




一、


这世上不乏做梦的人,追梦的人同样不少有。


许多年前如果有人说,剑网3这个游戏想要做电子竞技。游戏外的人会嗤笑,游戏里的人其实也会,只是不好意思说。毕竟他们也是追梦的人之一,说了就好像举着一坨猪油往自己的真心上糊,不好。 多次喊出口的雄心壮志,喊着叫着奔向了涂满情怀的圈钱路。开始是比赛越来越多,三个月甚至两个月出一轮八强出一个冠军;后来喷着喷着,变成赛制越来越长。又养不起职业选手特耽误事,于是又多了一轮喷。喷着喷着,也喷出了个模模糊糊的电竞雏形来。外观出了数波,线下多了几次,噱头多了几点,奖金也翻了几番。


该来的终于来了,线下。


方青砚戴着个口罩,一脸严肃。


东浅说哇兄弟,你这样我们没有办法交流!


包菜说是啊,你怎么不跟我们沟通?


方青砚摸摸脸上的口罩,往上拉了拉拉紧了点。盯着那个摄影机,一脸警惕。


“你好怂啊,”包菜说,“年轻人,你为何这么怂。”


“我这不叫怂。”方青砚隔着口罩,语焉不详地说,“我这是心里比较有B数。”


东浅包菜一阵爆笑:“你在说什么我没带眼镜听不清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笑了好半天,小阿宁弱弱地举手:“那个……裁判说他在听……”


“他听就听咯。”方青砚说,直播间其实有点热,他觉得自己像动物园里供人观赏的猴子。


 


“讲道理,你不是很像猴子。”昨天吃饭的时候,东浅听了他的想法,正色道,“您简直是大熊猫好吗?”


“哈?”方青砚没明白,“我怎么就像大熊猫了。”


“他的意思是说。”包菜喝了口汤,“我们都得保护你。”


“怕你被人打。”霸刀兄弟接上。


“你们他妈的,”方青砚恼羞成怒一拍桌子,手劲有点大,直接把架在碗上的筷子弹飞了,“你们还是人吗!?”


“别气别气。”非常注意队员身心健康问题的队长包菜慢悠悠把他被拍掉的筷子捡起来,在餐布上擦了两下,教育其他队员,“哎你们怎么说话呢,你们是魔鬼吗?”


方青砚被逗乐了,笑得不行,一边笑一边在那鼓掌。带的东浅小阿宁情不自禁,也在那一起鼓。一时间他们这个小桌子动静挺大的,好多人都往这边看。


几个人不好意思笑了也不拍手了,老老实实低头吃饭。方青砚换了双筷子,还偷偷四处张望了下,看看还有没有人盯着他们。


然后他就看见柳词目不斜视从后面过去了,身边几个队友。


方青砚低下头假装吃饭,盯着菜却突然觉得自己饱了,一口也吃不下。


他应该不认识我吧?他这么想。


下一秒他想:你他妈,这B见过我身份证。


他故作镇定地一伸手摸兜就把口罩拿出来了,捏了捏心里有了些许安慰。东浅咽着菜说大哥您真强,戴口罩吃饭。


包菜意味深长地说:“方青砚啊。”


“哎哟我吃饱了我想睡觉了。”方青砚跳起来跑了,“你们慢慢吃啊!”


 


二、


方青砚就觉得自己挺奇怪的。


小阿宁说你不是奇怪,你是没过去这个坎。


方青砚说你别说了!下场我上奶妈,我上奶好吧!?求你不要说。


小阿宁嘿嘿嘿地笑了。


他们是败者组,柳词是胜者组。包菜说同志们,我们的目标是保八争七!


“第二目标,”东浅插嘴:“是让我上明教,谢谢。”


“第三目标我上奶花谢谢。”方青砚说。


那我觉得还是保八争八比较容易。霸刀兄弟很客观地插嘴。


 


比赛日程挺长的,方青砚他们队打得挺艰难。保了八,还争了六。然后,遇上了胜者组下来的柳词。


方青砚听到下面的对手,下意识又想把口罩摸出来戴上。包菜进来说:采访!上电视!走不走!


走个屁呀。方青砚嘀咕一句:你们去,快去。我在下面截图给你们P表情包。


两个名额,包菜肯定要去,剩了一个东浅自告奋勇,表示愿意主动出道。


方青砚在休息室等着看直播,说实在的,他原来以为看熟人上电视可能会挺尴尬。结果完全不会,主持人还是雨琦。雨琦问方青砚呢我还想采访他呢让他出来呀,弹幕刷过去17娘娘说他想你了!


可是我他妈的不想他。方青砚对着直播摸了摸鼻子说。


那我们再赢一轮他就会上了。包菜说,主要是我们这个队比较尊老爱幼,所以年纪最大的我和年纪最小的39先上来了。


弹幕一阵哄笑。


下了采访,包菜过来跟他们说BP。问他想上什么。


他想说花间,话到嘴边,鬼使神差,不知道怎么说了句:气纯。气明气霸。


队里的明教霸刀一脸拒绝。


没等到他自荐气纯,对面先把他的花间给ban了。方青砚坐那儿思考了长达三十秒, 为了求索一个这是不是柳词干的的答案。


未果,他头很痛。


看来对面很尊重你啊方青砚。包菜意味深长地摸了摸下巴。


什么鬼。方青砚说,他才不……


他下面的话到嘴边了又没说出来。


 


我说实话。方青砚哼唧了两声:我本来没打算一定要上花间的,他既然这样了那我不上就是对不起他好吧。


其余人觉得这句话很微妙,却也没说破。BP结束,准备调试的时候包菜说:下一把我们尊重一下气纯吧,要不要。


切。方青砚说:你这把都没打完想下一把做什么。再说了他这把都没上,下把也不一定会上啊。


西山居配的电脑就是牛逼,秒过图。在这种时候才有一点自己在打线下的紧张感。


那就不要让他上啊。包菜说。


哎你们可不可以严肃一点。霸刀兄弟清清嗓子:比赛呢好吧,上场的是我。


方青砚没上场,在下面看着,就觉得很烦。心里有点急有一点生气,眼睁睁着看输不能出力的感觉贼不好受,都特么怪柳词。


下一把并没有BAN气纯,BAN了柳词另一个队友。上一把打得太凶,招架不住。


气氛太严肃,玩笑都没人开了。包菜问方青砚:你上什么?


 


三、


方青砚觉得包菜这个人很可怕的。


他好像什么都懂一点,也什么都知道。找他谈话的时候,仿佛抓了班长和学习委员早恋却不揭穿的班主任,一天到晚抓着你家访却屁都不谈,搬把凳子摇着扇子煨鸡汤,还反锁了厨房的门问你:哎我真不是给你喝的,我就跟你随便聊聊。要不你问问这鸡汤味儿?


方青砚头都痛。


他甚至都一鼓作气想好了真的摊牌要跟包菜怎么说,省得到时候说不出话。他想说反正真的道歉了也不会怎么样,不接受是一回事另说,接受了也不可能回到原来那样。那何必呢,做人留一线。自讨没趣挺为难自己。


方青砚从来不是个擅长膈应自己的人。


我,方青砚,年纪轻轻就是八强,打过各种比赛,拿过内战冠军。还有猫。


我贼他妈的强。


 


银河护卫队的队名原本根据时下最新的电影频繁换着,后来西山居为了团魂和粉丝凝聚力,给队名也带了分。他们就又叫回了这个名字。以至于每次比赛都拿来被笑一笑:哎这个队伍从前没有奶,后来四个都是奶。


比赛输给了柳词,止步在了八进四。


年轻的花间可以说是心情极down了,整个队伍的情绪也没人算太好。说好的保八争七,说的时候开开心心轻轻松松说着不在乎,等真正成真了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是这样想的。


就好比他以前也总是说和柳词绝交无所谓,散队也没什么大不了。真的实现了也发现其实不是这样。


挺倔的小孩儿就这么一直死要面子活受罪地熬了挺久的,可是不倔一倔,他也不是他了。


 


比赛完了,包菜说盘还是要复的。咱们来了两个目标,一是为拿钱,二是为进步,懂吗?打起精神来啊年轻人们。还有要上厕所要喝水的赶紧去,不然一会儿把你绑椅子上看。


包菜打开手机翻录像,方青砚正襟危坐,说复吧,快点。


小阿宁挺惊叹:你头不疼啦?


方青砚说你们对我有什么误解吗?


他觉得柳词打得和以前比挺不一样了,变保守,没有以前凶。心想:你怎么那么怂了喔。


然后就开始走神了,头不疼,但是脑壳昏。


 


失落的队伍当然不止他们一队,失落的人也不止他们一群。毕竟冠军只有一个,这才是竞技的魅力所在,也是它的残酷。好在几个队恢复的其实挺快的,第二天就开开心心去喝酒吃饭了,反正GWW请客,不吃白不吃。


场子就那么大,柳词听到赛事君微博的小记者(其实是年纪体型都并不小的大个子)在那采访方青砚。


方青砚你是第一次露脸啊,你觉得你和之前大众想象中的你会一样吗?


我……啊……方青砚觉得这个记者的问题挺难的:可能不一样吧,因为居然都没有人打我。


你在说什么。身为队长的包菜打断他:记者同志这一段请不要发到微博上面。


东浅在旁边起哄:我们本来都说好一起去练跆拳道的到时候可以保护方青砚,结果都没用武之地!早知道多练几个奶就不会输啦。


我他妈才不要你们保护。方青砚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太阴跑的吗!


 


柳词背对着这些人,居然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完很快就觉得有点僵硬,恢复了表情。


他觉得挺……神奇的,时隔多年居然还能因为方青砚而笑,还是因为觉得这B特逗。


你儿子可爱你现在脑子里不想承认嘴居然还先笑了。


柳词摇摇头,溜达着走了。银河护卫队笑点低还传染的,没一会儿就把那个记者同志带着跟他们一起鼓掌……


他心里就有点不满意,狗儿子现在跟别人过得还挺他妈开心的。也不知道这队伍是谁拉的谁。


 


那时候方青砚跑来跟他说:大哥,带我飞。


其实他要是没来说,他们估计还有一百种方式相遇,毕竟这圈子就这么点大。


可是能晚点再晚点就好了,要是方青砚年轻时候好好读书,念了大学才来玩,他前途能挺好的,自己也不至于气得提前迈入衰老期。


也别太晚啊,他想:再晚我可就不玩了。


这游戏,没意思。


 


四、


柳词在某一个直播的日子里A了游戏。他说这游戏没意思,说了好几遍。他以前也经常说,开了紫气不会心,没意思;最后一刀没打死,没意思;插件没了看不到技能CD,没意思……他说了许多遍,把真心说得像假话一样。


当天情况也差不多,然而他就这么在直播里把剑侠情缘网络版3这个东西给卸了。他卸了好多东西,尤其QQ游戏大厅,卸的跟真的一样。结果下次直播装游戏,打开硬盘赫然一个安装包。


卸一次,装一次,追梦一次,失败一次,重复无数次,娱乐效果无数次。于是他删客户端的时候,谁也没有当真。




也好,这世上许多感情,要是都不用当真就好了。




五、


东浅问方青砚:我听说柳词A啦?


方青砚嗯了下,又觉得不对,赶紧说:啊?我不知道!我不关心!


东浅噫了一声。


他顿了顿,又问:柳词都A了,你没有什么遗憾吗。


方青砚大惊小怪地笑着说: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你好吧。


东浅说方青砚你这个人!这么多年了都没有进步!


方青砚说你也没有进步,我喊集火的时候你从来跟不上我。


东浅觉得他这个人很不可理喻,也不怎么讲道理。


方青砚又说,柳词A了,我为什么要有遗憾,有也该是柳词有吧。


那边一直没说过话的包菜插嘴了说:那你说柳词有什么遗憾啊?


霸刀兄弟随口说:要是我的话,柳剑神没用气纯拿个冠军,挺遗憾的吧。


 


嗯……


方青砚不说话,脑子里的钢铁侠和丘比龙天人交战。


钢铁侠抱着肩,把窗户上那只丘比龙扒拉下来,扔到地上,说:他可能是比较遗憾遇见了你。


丘比龙觉得挺痛,还是很有骨气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说:你他妈闭嘴,老子心里有B数。


我走了不回来了!谁爱趴窗户趴去吧,告辞!


钢铁侠说哎,可是柳词把他自己的窗户拆了欸。


 


丘比龙是个鸵鸟丘比龙,啥都听不见。


钢铁侠倒是挺有勇气地试图强拆过窗子,但是没来得及成功。


好在他们还是说上了一句话。


方青砚说你等了那么久没听到对不起,一定很失望吧。


柳词说算了,不记得那天起就不想要了,后来也不需要了。


 


就像柳词歌妤打了那么多配置,也不需要方青砚了一样。




柳词说方青砚,这游戏没意思,


但还是祝你玩的开心点好吧。




这不是什么能留下终身且至高成就的游戏,多少人为它付出了大量青春,也多少多少人弃它而去。


这游戏不好玩,但还是祝你玩的开心.




终、


方青砚居然一直玩了挺久的。


他在国外的日子不能参赛,错过了不少次。能参的倒是都参了,还什么职业都敢上。中间有忙的时候,毕竟再不努力学习就要挂科,于是A上挺长一段时间,等期末过去放假了又跑回来。


他后来已经可以挺无所谓地笑着提柳词了。


包菜问他,哎你会看你们以前的屏录吗?


方青砚欲言又止了一会儿,实话实说:有的会看。


“什么会看?”


“赢的会看。”


比赛输的当然也不看。


包菜说你看看呗,复盘懂不懂?你复盘才能进步。


方青砚听不见,听不见,你说什么哎我头好痛。


包菜嗤之以鼻。




方青砚就那么无波无澜一个平静的日子里看了一下。


不是什么特别的纪念日,他们之间过去的日子太多太杂,很多日子都是纪念日。因为不被记住,也没有什么去过的意义。他们的故事里会有最后一个观众听众离开这个圈子,把曾经心心念念的很多句话抛弃忘却。


比赛的时候他死了就把游戏退了,后面啥也不知道;后面复盘他也眼观鼻鼻观心,端庄严肃地发着呆。


反正他上课的时候也总是这样。外表心领神会,内心神游天际。简直本色出演。


方青砚把解说地声音调小再调小,怕他随时说点什么不想听的。比如那个欲言又止的“别人”。


然后在屏录里他看见,柳词把一个进攻无敌下到他脚下,就要对他输出的时候莫名其妙犹豫了一下。


把爆发开给了另一个人。




“什么嘛!这我他妈都能输。”


方青砚直接在电脑前喊了出来,差点把键盘砸了。


他把那段来来回回倒了好几遍,越想越好笑。哎当时怎么就没注意呢。


哎他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冷静嘛!他有波动的,我看出来了好不好!


那一刹那他的内心想什么并不可考,但那一刹那他却的确那样做了。墨光剑影交错的瞬间露出的一点情绪,再下一秒又回归生死相向的释然。


痛痛快快而光明正大地打一场,像许久以前一样又被无数人见证。再被这些人忘却。




其实最初相遇,也是因为那方寸天地的剑和侠。


殊途同归也好,阴差阳错亦罢。后悔了曾想弥补,后悔了也终未弥补。走过了的路,都最好不要说遗憾的。




方青砚一个人在那笑了半天,如同之前多次很有B数的自娱自乐。也是很有B数的那几年,他求的一个答案,一个没甚必要的结局。


别人都不知道他在瞎高兴什么,他这个人的魅力点不算太多,但对于少数派来说,捉摸不透也是萌点之一。


可是他还挺想说,柳词,我玩的其实挺开心的。


他把包菜的聊天窗口打开,想跟他分享自己的新发现。想想又觉得没必要,这些事情和其他所有跟他和柳词的别的事情一样,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他并非表现的那样的无坚不摧,也并非所说的那样都过去了。


哎,


那就足够对得起他的耿耿于怀了。


 


这么一相比,那时线下赛第一次见到彼此真人,呼吸着同一立方米的空气,也互作相见不识的淡定。那个眼神,他也真的挺耿耿于怀的。


想到就一肚子气,装不认识你很牛逼啊!我就不信你是真不知道!


耿耿于怀有用吗值得吗一个人自作自受吗。钢铁侠拎着丘比龙问。


丘比龙道歉三连,说了886。从此跟回不去的十七八岁,蹦跳着跑离他的生命。和那一部分被他逐渐抛弃的,暴躁和任性甚至不长脑子的缺陷天性一起。


他想过挺多次,要是那时候向柳词走了去,其他队友趁机上去拜大神互相介绍一下。柳词不是个太会驳别人面子的人,他们选了另一条路,是不是也走向了一个所谓的结局。


所谓的原谅,所谓的“复合”。


虽然也不会回到从前,也再也不会一起打气花。


算了,这样也挺好的。方青砚想。


 


反正,他们从来不是故事。




—E—




[剑网3电竞/羊花][词青]阳关


[剑网3电竞/羊花][词青]尚青春者不应提曾经


给丘比龙的小故事写了三,也算是写完了。写过从前和现在,也写写“反正怎样都是被打脸”的未来。


歌写了三首,留下来(哎下次补个档就行了没在怕)的视频也剩了三个。个人感觉挺圆满的了。


出不出坑都无所谓了,他在长大我也在长大嘛。听过最好就都算了吧,不能忘也都是缘分。

评论
热度(365)

© 述怀不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