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食艰难,丧字当头

关于

【你圈】此生与你,江湖相逢

QAQ

卫苏:

*花舞剑,阿越,柳词歌妤,方青砚,云青霄,一点点其他人。

很久之后,花舞剑开着一个白衣琴萝在阿越身边蹦蹦跳跳,说着:
“猪猪,我要A了。”
阿越手抖了一下,一个莺鸣柳按了出去。其实他早察觉到,花舞剑这几个月来上线的次数越来越少,工作很忙,也忙着筹备婚事,这个年纪了,谁能在游戏里泡一辈子。
只是做好了心理准备,阿越还是不可能不难过的。
看着眼前的猪猪一句话都没说,直到身上的莺鸣柳buff完全消失掉。
花舞剑开始运功切换心法,说:
“A之前最后再为你切一次相知吧,走了,我们去22。”
游戏里琴萝跳起来拍了拍二少的头,头顶冒出一行白字:


“我的猪,以后不要被人欺负了。”


最后可以为你成全一次山居与问水,也算不负多年相知一场。



花舞剑和YY里沉默的阿越打着几乎眼神的22,没来由地想起来柳词A的时候。有天柳词说:
“竞技场打累了,不打了。”
之后就再也没有上过线了。
风九卿的号主卖了号,新号主转服改了名,这个道长从此消失在了人潮涌动的双梦镇。柳词歌妤还在红尘寻梦,只是永远留在了红尘寻梦。
后来花舞剑就再也没有玩过奶花,有人来约过他33,说着,花老师,来奶剑气吗,他想都不想地回答:
“打雕像吗?”
飘云凌在英国飚着280的延迟打圆场,笑着说:
“打不了打不了,剑气花再也打不了雕像了。”



没几天方青砚又找了个新气纯队友,很犀利,比上一个还要犀利。
这两年陆陆续续换了有4、5个气纯队友,打了几万场气花,不过就是想拿个雕像,怎么这么难。
阿越约他娱乐33,说:
“花舞剑A了,我和松哥策藏等一花。”
“我气花冲分呢,明天再说。”
阿越笑嘻嘻地打出五个嘲讽的大字,点击发送:
“方青砚,出息。”
方青砚毫不示弱,飞速敲下五字,回车:
“阿越君,笑我?”

阿越脸上的笑僵了一下,继续打字说:
“我起码在向前看,方青砚,你在自欺欺人。”
“让我自欺欺人。”
“你本来是有退路的。”
方青砚在YY里给队友道了歉,退了气花的队,很久之后才回了阿越一条消息:
“我不把自己逼到没有退路,哪知道他柳词歌妤这么重要,气花,可真他妈难打啊。”


阿越的苍藏换到5.0了,时间过的就像方青砚按乱洒的手速那样快,半年前海狗也被人拐跑了。
方青砚跟他抱怨气花真难打,可是阿越君不想告诉任何人,这游戏里,他最羡慕的人就是方青砚了。
有的人退一步就是岸边,有的人穷此一生都在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可以回头的人执拗着不肯回头,不能回头的人只能往前走。
五二,我后悔了。
做盖世英雄好累啊。
你能不能让藏剑山庄别老下雪了?西湖边上,真冷呀。



单位招了一批新人,办公室照例举行的聚餐,在领导走之后气氛才算活络起来。柳词本想也提前溜了,刚起身就被按住,让他不要扫兴。
他拿着手机无聊地打着单机斗地主,桌上的年轻人无可避免地聊起了游戏,只是没想到,这次的话题,是剑网三。
内容无非是重制版画面精致,mmorpg做电竞一言难尽,外观剁手停不下来等等……
他头都懒得抬一下,直到有饶有兴致的老同事叫了他的名字,问:
“我记得你以前玩这个游戏的呀,是吧?”
柳词点点头,
“嗯,玩过,玩的不好,A了。”
新人问了一句:
“什么职业啊?”
柳词往身后的靠背椅躺了下去,没什么情绪的吐出两个字:
“气纯。”
后来有眼生的新人偷偷凑过来问他:
“我看过你的比赛,你是柳词歌妤对吗?”
他不知道该肯定还是否认,只说着自己A了,不记得了。

那晚聚餐结束之后柳词没有直接回家,他鬼使神差地,去了一趟网吧。
柳词歌妤这个账号早就A出了共战,他上线在老长安的信使边,系统提示有30封未读书信。



阿越喜欢关了直播之后再去登陆小祁歌,因为祁歌是属于他的私人时间。
苍蝇君有时候会在扬州的某个角落挂机,他会在深夜飞过去,偷偷站在他旁边,就一会儿。
阿越喜欢每隔一段时间就和直播间的粉丝开玩笑,说:
“把祁歌卖掉好不好?卖掉可以换个新手机。”
然后看着弹幕急得跳脚的老粉说:
“小祁歌做错了什么,不要呀QAQ”
这样的恶作剧得逞之后他总是会觉得开心,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替他记得你啊,记得小祁歌,记得阿越君,记得君离歌。


阿越很多时候都觉得,现在的生活也很好,变得足够强大和成熟之后,就没有什么能让人难过,虽然,也没有什么能让人特别高兴了。
除了,祁歌能偷偷站在苍蝇君身边的,那短暂的一瞬间。

人心总是温吞的,除了花海。
阿越老在想,花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敢在几万人的微博上对兰摧说:
——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同样都是万花谷的人,方青砚和五二同人家两个差距太大了,真是令人嫌弃。

别人家的破镜拼起来用了一年又一年,一年比一年磨得光,自家的苍云跑了奶妈A了,这叫一个摔得稀碎,捡起来都嫌划手指。
云青霄日常问候YY语音发过来总是:
“cnm,阿越君。”
然后他公式对等地骂回去:
“cnm,云青霄。”


有天青霄突然问阿越:
“我没有陪你拿过冠军,你会不会怪我?”
阿越被气笑了,反问他:
“我要是怪你,你现在回来陪我拿冠军吗?”
“那我只能祝福你带着我们的梦想一起往前走了。”青霄语气带着十分的笑意,似乎没有一点惭愧的意思。
“cnm!云青霄!”
“么么哒,阿越君!”

“阿越。”
“嗯?”
“听说前方没有藏剑?”
“没事,我可以打三个。”


柳词右键信使查看邮件,信封上印着过期退信的倒计时,他直接拉到最后,从那封倒数计时还有二十分钟的信看起。
——对!不!起!行不行?好了,这已经是这封信第二次退给我了。

倒计时一天:
——柳词叔叔,我错了,你看啊,我态度良好,眼神诚恳,内心坚定。

倒计时二天:
——我想打气花,柳剑神带我打气花吧,我这个队友不行啊。

倒计时三天:
——花老师A了呀,你知道吗?你肯定知道了。
……
……
倒计时十七天:
——傻逼柳词不上线,略略略。
……
……
倒计时二十八天:
——今天七夕啊,给你寄几个海誓山盟,随便炸,不用还了,我有钱。

倒计时二十九天:
——你还不回来,我怕我也要走了。

三小时前:
——你的小信封跟我说,柳词歌妤,退隐江湖286天,此生与你,江湖相逢。
柳词,你说论剑峰的雪怎么这么厚,我都快要得雪盲症了。

纯阳论剑台终年大雪,高崖边有棵古松,那天柳词落地的时候,看见松下站着一个人影,那人对他说:
“你要是还不来,西山居该给我立个npc了。”


后来呀,有人问:
阿越,阿越,他们都A了,你会不会哪天也A了呀?
——也会啊。

终有一天秀坊花败,花海焚尽,嵩山钟毁,凌烟阁碎,三清观浊,西湖结冰,竹林枯槁,五仙教散,光明不佑,天隼折翼,血云染霜,相知弦断,风骨刀锈,昆仑雪化,武王城空……
不过想想。满纸江湖,只换与你曾经相逢过,也好。









【对不起真的很烂,失眠产物,不喜勿喷。】
















评论
热度(299)

© 述怀不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