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食艰难,丧字当头

关于

[剑网3电竞][词青]复合不需要解锁 06

一颗花生。:

架空胡扯,全员KUSO。


一个词青主线大唐五傻中心的升级打怪流游戏,不含其他感情向副CP


我编不出RPS需知所以看到了假装知一下吧谢谢!




前文:[剑网3电竞][词青]复合不需要解锁 01-05




06 偷电瓶车养你


 


柳词回到楼下的时候,微妙地有种不祥的预感。


楼上的歌曲还在声嘶力竭,房间里的广播高唱着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广场上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丧尸们循声在扩音器下游荡。只是,四楼的玻璃窗户破了个大洞,黑黢黢地像是夜里巨兽的口。


柳词莫名其妙想打个电话上楼去。


不过,下二楼好下,上二楼就不那么好上了,他把手电光打开,小心翼翼照到二楼窗口,闪了两下,灭了。办公室那唰伸出一个脑袋,他还没看清是谁,又伸出一根皮带。


这哪儿扒下来的……


柳词助跑了几步,顺着雨水管爬上去又接住了皮带,楼上人把他拉了上来。


手挺疼,他上去先搓了搓手,才说:“这皮带还挺割手,啧,下次不要用这个了,这个哪里来的?别是你们谁裤子上拆下来的吧……我去我惊呆了。”


花舞剑慢条斯理地咽下最后一筷子泡面,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面汤,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说:


“你好。”


 


故事是这样的。


晚上的作战计划当然已由图片方式传输给了花舞剑的蓝牙,但是他表示:


“我怎么能想到你们那个声音会那么大啊——”


就这样,一晚上他被“我像一条鱼儿在你的荷塘”“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中疯狂洗脑,整个三楼四楼的音响全都在吼,其氛围让他想到2010年初那些未改造完全的城中村的洗头房。


简直可怕。


花舞剑忍不了了,花舞剑不想忍了。他愤怒地切了DPS,决定和楼下的队友们死磕到底。于是他传了一大堆图片,并将蓝牙名字改了一次又一次。可楼下的队友全部没有回应。


 


由于从五楼直接下到二楼有些技术上和体力上的难度,花舞剑在经过四楼的时候砸破了四楼的窗户——这就要从中间他砸自动贩卖机说起了。


大堂四傻砸自动贩卖机,用的是二楼保安室那个神一般的工具箱,而身在五楼,周围是“生命科学研究室”“物体天体轨道研究室”“模拟法堂”并且全部锁的严严实实,花舞剑手无寸铁。于是最终,他将自己的一件衣服撕了,书包挂在下面送到了二楼。二楼将所需工具塞进书包后他再提了上来,并且由阿越远程指导花舞剑如何溜门撬锁。


“我感觉我自己就是在犯罪,还是不要再问了。”事后,花舞剑这样描述他砸自动贩卖机和进入办公室的过程。


进入四楼办公室的花舞剑拍了张照,发给了二楼的各位。


三十秒后,楼下的各位网瘾少年终于回复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花老师你不早说我们的手机在你手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我开始也不是很清楚四楼办公室里面有没有人。”花舞剑说,“贸然砸开的话很危险吧。”


办公室的所有窗户都是单面反光的,里面看得到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


“我爬下去的时候手酸了呀,就在窗台上歇了一会儿,然后我就把窗户顶上砸开了。看了没事就把整个房间砸开了进去歇会儿。”


“那花老师你胆子还是很大啊。”落叶说,“万一有什么丧尸在房间死角伺机而动……”


“没办法呀,太累了呀。”花舞剑诚实地说,“当时只想进去坐着,就没想太多了。”
“……”


“而且你们又不理我,我还不是得找些人质。”


收复了阔别多日的手机,并且由于现场只有一枚爱傻充电器(原先前台小妹放在那里的),场面一度出现了“一个人捧着手机充电三个人可怜兮兮地看”的画面。并且所有人都因为柳词还未归队而心生忐忑,根本没有闲心玩手机。全神贯注十分紧张地盯着窗外,生怕错过他的暗号。等到柳词回来并且核实了他的安全后,就只剩下一个继续吃面的花舞剑、三个终于摸到手机舍不得放下的松越青。


“又没有网你们在玩什么?”柳词认真地问了一个问题。


“哎方青砚给我传的这个小说还蛮好看的。”落叶点了点头。


“对吧对吧,没骗你吧!”方青砚热情地回应。


“单机游戏啊。”阿越说,“我手机上十几个单机游戏能够我玩一年。”


??“那我几个小时前还积极寻求自救的队友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吗!”


 


“哎哎哎,当然不是!”落叶放下手机,“快汇报收获了!”


“找到了。”柳词说,“从这栋楼到食堂的路上有一辆,但我没法开过来,因为它一启动就会叫,周边丧尸又非常多。”


“没事没事,知道在哪了我们才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然后我们现在又拿到新道具,是好几大袋子手机。”


落叶指了指那边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那我们在路上的时候可以拿一个放一首拿一个放一首,引起丧尸的注意,哇想想就很土豪哈哈哈……”


“但是好多都要解锁。”方青砚说,“我们准备把它们都充上电可能也还要点时间。”


“明天晚上就走吗?”阿越说。


其实他们在这里呆了这么好几天,对这个地方稍微有了点感情。它有檐有瓦,便也能遮风避雨,像是个家了。离开家去往下一个未知地,难免让人心生不舍。


“不过我们还要再定个计划。比如我们本来打算直接出校,那现在反而要往校园里走,离校门更远了,在天亮之前赶到老校区的难度就更大。”


“我觉得不一定要一天之内到吧。”花舞剑说,“而且那个电瓶车如果电不是满的,我们有没有办法把它推过来充满电再说啊。”


“充电的地方在哪?你是团支书你不知道吗?”


“我是团支书我为什么要知道啊!”花舞剑迅速甩锅,“团支书也不用给学校电瓶车充电好吧。”


“我记得那个本子上面写了。”阿越跳起来,去找保安日志。


保安日志上面记录着每天值班人员和补给等情况。其中就包括电瓶车上次是什么时候充的电。


“那肯定不行了啊!”几个人凑到一起去翻,花舞剑说,“上次充电是五天前呀。”


“我们去偷别的车的电瓶吧。”方青砚突然提议,“如果有两三个满电的电瓶做备用,我们肯定能带到另一个校区的。”


“去哪里充电啊?”阿越问。


“……”


“哎也不知道友队睡了没。”柳词说,“问问他们情况怎么样。”


现在是夏天,天黑的晚。他们八点才开始行动,结果耗时比他想象的长,再加上讲述花舞剑和这些无主手机的来历经过,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


场面安静下来后,疲倦就纷纷涌了上来。洗脑循环的音乐早就关了,寂静的夜里只听到丧尸在楼上撞东西的声音。因为有雨水道的原因,他们前几日撬了二楼的办公室,将阵地从监控室转移到了这间方便接应楼上楼下。


 


大吉大利丧尸GG


落叶写下这行字作为今天公共日志的开头时,感觉他们的心态已经变了。无论如何,他不再能以相对乐观的平常心写出“大吉大利”这四个字了。因为事实就是各种不吉利。


他写完了基本格式,将本子交给花舞剑:“哎花老师,作为欢迎你第一天以实体加入我们的过程,今天的本子你来写啊。”


花舞剑接过本子,捧着看了起来。一会儿熄灯后,几个人缩在椅子上准备睡了。


不过都睁着眼睛,各想各的事。毕竟总的来说,今天计划迈出了巨大一步。属于人类社会进步的一小步,他们团体进步的一大步。校外的世界似乎近在眼前,那它会是怎样的呢?


是更安全,还是更危险?更危险的是丧尸,还是侥幸没有变成丧尸后、随时有可能将自己或者他人变成的人类同胞?


 


美好的一天,从雨琦的校园广播开始。


“哈罗大家好!我是雨琦,又见面了哈哈哈,今天已经是丧尸来袭第七天了,有人反映啊当然其实没人反映是我猜有人反映我每天的开场白都一样很没意思对不对?那么从今天开始大家好我是MC雨琦!……”


“你说,这么多天,为什么没有人去找他呢?”方青砚又被吵醒了,打着哈欠问,“无处可去的人知道了广播站有人,不会当做备选方案吗?”


“妈的学校广播台在哪我都不知道,新闻系吗?”


“新闻系老楼里,本来整个要搬的,搬之前新楼着火了,旧楼就没搬,听说风水不好。”阿越坐直了身子,“哎,你们知道新闻院新楼的故事吗?传说每天晚上晚自习后,如果去新楼,就能听到——”


“救……命……啊……着……火……啦……”


“哇哇哇哇哇哇???”方青砚跳起来,“你们他妈在搞什么东西啊!”


落叶伸长舌头举起双臂,捏着嗓子,“救……命……我……还……在……火……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


 


“歪?友队的朋友们你们好啊歪?”今天的清儒烤羊肉串的声音也一如既往亲切。


“那你们你们枝不枝到电瓶车在纳里宠电?”


……今天的花老师也??


“窝们几刀!”


 


“原来你是这样的花老师啊?”方青砚目瞪口呆。


羊肉口音的力量是伟大的,羊肉口音的力量是可怕的。


 


据清儒说,运动场那栋运动楼,二楼是瑜伽房舞蹈室之类的,广场上停着校车,而一楼就有休息室是给校园用电瓶车充电的。


因为男生宿舍区离运动场很近,所以他们也知道运动场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非常非常不好。事发时运动场因为空旷,无处躲避,再加上现在天气又热,运动的学生们穿的更少,更容易被咬到。所以目前,运动丧尸数量很大,别说进去了,连周边都很危险。不过对于运动楼一楼,他们不了解情况。


“你们现在在哪里暂住啊?”柳词问。


“我们还没安定下来呢。”清儒说,“晚上出去找吃的,白天往树上跑。”


“……这么厉害的吗?”


“是啊,丧尸不会爬树,而且到了晚上如果楼上有动静他们就会往楼里呆着。树上挺好的,又不晒,就是一醒来会有鸟屎。”


“……平时有什么吃的吗?”


“有啊!鸟蛋!”


“???”


“我们还搞了个小装置抓鸟,没有鸟蛋我们就烤鸟肉吃。”


“???”


“我们下一步准备去学校图书馆前面那个水池看看情况,锦鲤能吃吗?”


“………………”


挂掉对讲机,所有人都沉默了好久。


“我觉得他们已经走在了我们前面。”方青砚这样评价,“他们中是有广东人吗?”


“我有点想加入他们。”落叶喜滋滋地说,“是时候展示一下我中华小当家落叶听松的功力了。”


“我怕他们再找不到吃的下一步是不是又要吃丧尸了哦。”花舞剑说。


“不会吧!”阿越惊叫到,“丧尸不是人变的吗,那不等同于吃人肉了吗!”


“他们应该还没有那么……没有底线。”柳词说。


“说不定他们会吃福建丧尸诶,不是说广东人爱吃福建人。”落叶说,“我的妈呀,我就是福建人。”


“……那我们还要跟他们汇合吗?”方青砚很担忧地问道,“四川人好吃吗?”


“人家没说要吃丧尸啊!更没说要吃人啊!你们醒醒啊!!”阿越大喊。


“不扯了不扯了。”柳词说,“听了他们说的,我们现在想想还要不要去运动场充电?”


“我们要是费好大力气进去,甚至还有人员折损,闹了一大堆最后救援来了,那不就得不偿失了吗?因为都这么多天了。”


“不好说。”


不同于新校区是本科生尤其是一二三年级生的大本营,老校区是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校区,离市区更近,拥有大量科研资料和科研人才,也是JX市的标志之一。会是政府救援的重点。他们等了这么多天,新校区这里还没有一点救援,才想到去老校区求助。


 


“哎哎哎,年轻人。”剩下的时间里,阿越落叶都在轮番安慰这个认为自己内心遭受了摧残的年轻人,“你们学医的更应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你看看你同行法医?”


“什么法医啊我是中医……”方青砚趴在桌上,“我遭受了精神伤害。”


“没事没事,今天不就走了吗。”柳词说,“最后一天了。”


“噢。”方青砚坐直了身子,感觉好了一天。


“然后会有新的垃圾房磨练你的意志,哈哈。”柳词笑。


“哎柳词你怎么那么烦!!”


 


“年轻人脾气来的很快去的也是很快啊……”一旁的落叶发出一声感慨,“回血的也很快啊。”


“这就和好啦?”阿越小声在他耳边说,“我怎么觉得有点这么不真实呢?”


“是不是感觉方青盐小朋友还是会搞点什么大事的不真实?”落叶一针见血。


“不不不,绝对不是。”阿越立马狂摇头,生怕落叶毒奶这一口。


 


让我们把故事倒回花舞剑到来的那一天。


累了一夜,到了早上大家纷纷睡了。其中落叶表示了一下他认为这么熬夜迟早要猝死,阿越赞同地说他觉得比起猝死更加直接的是(落叶)会秃头,并且认为这样的生活和他过去的日子里并没有什么时差。


(当然他们没睡多久又被MC雨琦吵醒,就是后话了。)


等到完全安静下来,柳词起来,走出了房间。晚上没那么热,还挺凉快。


没多久,方青砚也出来了。


“喂你,没有事吧?”他问他。


“嗯?没事。”柳词说,“没有什么事。”


“那你下次不要一个人去了啊。”方青砚说,“你找我跟你一起去吧。”


“没有下次了吧。”柳词随口说,“今天的确是特殊情况,多一个人没什么用,反而拖累进度。”


“怎么会没用啊。”方青砚小声说,“你是不是不想找我陪你去?”


“那你说嘛。”柳词说,“钥匙就那么一把,而且外面的情况我们又都不知道方向在哪,当然是目标越小越好、走得越远越好。”


“你就是不想带我去。”方青砚指责他,“你干嘛老丢下我一个人啊!”


“……”


“我跟你这个小孩子,讲道理,”柳词慢悠悠地说,“讲道理,你不听;凶一点吧,又不高兴,也不听。那你要我怎么跟你交流嘛。”


方青砚皱皱眉,柳词立马说:“看吧,我还没怎么样,又要不高兴了。”


“……”方青砚不高兴了,用脚尖在地上磨地。


“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吗?”半晌,他听到他说。


柳词没再说话,过了好久,方青砚才说:


“好吧,我以后都改。那个……我叫方青砚,今年比去年大一点啦,明年又要比今年大一点了。懂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的,脾气也是一点一点在改的。可能改的没你想的那么快,你等等我好不好?”


好不好啊。


 


—TBC—




我回来了嘻嘻,想我吗(并不


这就是你说的存稿吗5000字也叫存稿吗你这个骗子


QAQ可怜的我想要评论。

评论
热度(209)

© 述怀不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