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剑网3电竞][词青]复合不需要解锁 04

一颗花生。:

[剑网3电竞][词青]复合不需要解锁 01-03




04 听说楼上没有丧尸


 


熊孩子在学校犯了错误会怎么样。


叫家长,家长罚小孩站着面壁,不给吃饭,小孩和家长都不说话。家长在一边生闷气,小孩在一边怂兮兮。


熊孩子闯祸了怎么办。


家长要教育熊孩子这样做的后果,下次不能这样做,还有最好可以通过熊孩子自己的努力进行补救。


嘛,现在的情形是,方青砚坐在这头不说话,柳词坐在那头不说话。中间的阿越和落叶沉迷研究对讲机,偶尔发出开心的笑声。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也可能只是希望现在的气氛不要那么尴尬……


 


不知不觉,今天就过完了,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结果才这么几个小时?方青砚感觉有点不真实。


“好了好了,熄灯了啊熄灯了。”落叶站起来,把等关了,门一直是反锁着的。经过刚刚的事,他们觉得要有个窗帘就更好了,实在没有安全感。


里面的小房间不透光,但是没人想去,谁愿意大晚上的对着一屏幕的丧尸啊。他们不敢看,门都给关上了。


“所以嘛。”落叶分析道,“白天外面都很吵,丧尸们于是丧尸们被其他声音吸引到楼外面;到了晚上,不清楚了,因为我们在二楼有动静,他们全都被吸引到了我们这间房间下面。”


“我觉得丧尸还是没有那么聪明。”阿越赶紧说,“我们往楼上喊,他们不应该更聚集在一楼对二楼更感兴趣吗?所以为什么出来了呢?”


“鼻子。”一旁一直不说话的柳词说,“问到人肉味了吧。”


“噫。”落叶掸了两把身上的鸡皮疙瘩,往桌上一趟,“为什么要受这种罪啊,只想回去打游戏撸猫啊——”


 


如果说什么让他们能感到前方仍然是光明的,大约两件事:



  1. 救援已经在路上,被营救只是时间早晚;


  2. 还有大量的同类跟他们一同在学校里积极自救。



因此,第二天早上被校园广播震醒的时候,学校所有人在“吓一跳”之后,都陷入了激动。


“喂?喂?听得见吗哈哈哈。”广播里的人一口京片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播音员般稳重,反倒是咋咋呼呼的。


“哇这不是雨琦吗!”方青砚先听出来,兴奋地说,“哇靠他搞什么啊!”


落叶一脸“年轻人真是有活力我怎么感觉半个学校的人他都认识啊”的表情,问柳词:“哎,你认识吗?”


“认识,同专业同年级的。”柳词说。


在他们说这话的时候,雨琦已经侃侃而谈地进入了正题:“哈进广播室也是很不容易啊,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我终于进入到了这里!在这里呢是想跟同学们汇报一下现在的情况……咳咳……这个丧尸,大家已经知道了吧,是丧尸,他的病毒靠血液和飞沫传播,所以千万千万不能被咬到哈,虽然天气很热,大家也一定要穿的严严实实的。他的弱点呢,就在于大脑,不可以被伤到……”


雨琦介绍了一会儿科普知识,换了个话题:“关于我怎么进来的呢,这——说来就话长了,我来慢慢讲哈,昨天中午丧尸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学校食堂等我女朋友一起来吃饭,我和我女朋友呢,和我是同一个专业的,说句不好意思的,我们打算毕业了就结婚了啊哈哈哈……”


“为什么好好的开始虐狗了??”落叶一脸懵逼。


不得不说,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还能听到一个人兴高采烈地扯天扯地,的确对心情是一种放松。尤其是,在听到雨琦介绍到“现在食堂的情况是基本安全的”时候放心下来。


通过雨琦的描述,他们知道了当天食堂的情况。


当天中午快到饭点还没到饭点的时间点里,突然大量人往食堂涌入,先是发生了踩踏事件,后来食堂内部也有发生尸变的人群。这时候食堂要不要关门就成了问题:如果关门,那后面感到的同学就不能进来,里面的同学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咬成为丧尸;如果不关门,食堂迟早也会被丧尸攻击而沦陷,会伤害到更多的同学。


眼看着丧尸越来越近,领导当机立断决定关门。并架出了消防云梯,砸开了火警用的消防水带;情急之下,食堂的任何东西都被拿来当了武器:筷子、锅铲、饭盆、刀叉、砂锅……后来赶来的同学通过消防云梯直接爬向二楼窗户,二楼窗台也安排了接应和反击丧尸的同学。


然而,等一切安定下来后,食堂又爆发了新一轮内斗。第一是,后进来的同学的确和丧尸接触了更久,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携带病毒?更何况,食堂的食物本就是有限的。总之一个下午,食堂的状况惨烈。比丧尸、丧尸尸体更可怕的,是食堂幸存人员的信任危机:有新同学,放不放他们进来?如果食堂的存粮不够怎么办?因为食堂人数太多、许多小团体是本来就熟识的,又并没有在短时间内结成大同盟。因此,雨琦决定带着他的女朋友逃出食堂。


食堂离女生宿舍不算远,雨琦趁着夜深,将他女朋友送回了寝室。又拿到了校园广播站的钥匙,跑来广播站宣告消息,稳定民心。


好险经过一天一夜后,情况已经暂时安定。稳定下来的同学找到了暂时安全的场所容身,相当于一次隔离病毒的过程,校园里目前不会发生大规模的二次病毒扩散了。只有存粮的问题。


事发时位于食堂、便利店、教育超市等地的同学们显然幸运很多;而在运动场、图书馆、办公楼教学楼等地的同学才是大多数。他们必会离开此地,去往最近的地方寻求食物。因此隔离不可能是长期的。


 


三天后。


大吉大利丧尸GG


第四日会议记录


记录时间:20XX年7月X日 幸存人数:5


记录人:方青砚


 


参会队员:阿越君、方青砚、花舞剑、柳词歌妤、落叶听松(以姓名首字母为序,排名不分先后)


屯粮消耗情况:外卖已吃完(或变质),自动贩卖机已通过暴力打开,获得若干零食饮料,可供四人分5-7日食用。


 


也是同一日,电信业务彻底崩溃。原先可以通过打电话给花舞剑(电话号码是通过二楼到五楼喊的),现在也无法了。


“我们现在要考虑出去的事情了吧。”四个人围坐在一起,落叶说,“等到这里的东西吃完,不说出这栋楼,我们必须出去学校。”


“我同意我同意。”阿越举双手双脚赞成,“今天的会就是为出去制定计划。”


“那这样的话,我们的食物不能说是供3-5天,得留一些在路上吃,一直到下一个补给站。”柳词说,“假设我们还要在这里度过三天,别的东西也都应该装备上。武器、防御工具。”


“要带好消毒液和清洁用品。”阿越说,“我和方青砚下来的时候……哎,方青砚!”


“啊。”方青砚应了一声。


“不是吧你们。”阿越大惊小怪地说,“那天你们吵个架,就冷战到了今天,我都看不下去了,要不是没有外力作用,你们怕是能一辈子不讲话哦。”


“要是有外力作用,怕不是要打起来。”落叶笑。


“啊,我在听啊。”方青砚玩着笔,漫不经心地说。


“小孩子脾气不要那么倔。”落叶说,“再说了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


几个人说的时候柳词一直在边上看着,也不说话不插嘴。


“不说又不会怎么样哦。”方青砚说,“好了好了不是开会吗,我发言,好吧?我们可以找一个晚上,身上沾上这些清洁用品的味道,然后……”


要去哪呢。


雨琦每天都会在校园广播里讲述校园的情况。他的女朋友声音很好听,是校园广播站的播音员。但是这些天也明显能看出,其实他并不是很了解外面的情况。他们恐怕彻底与外界失联了。


没有网络、没有电话,但是不能坐以待毙。第一次突围行动的计划就在眼前。


“要不要出校?”柳词说,“但是大学城这边比较荒凉,外面你们也都知道,马路上没有人的。我们最好有车……还得会开车。”


下一句问题呼之欲出:你们谁会开车?


方青砚第一个摆手解释:“别看我啊,我没成年的。”


“什么??”阿越惊讶道,“你还没成年吗?大一不都快过完了吗?”


“那个……我小时候跳过级。”


他嘴上谦虚,脸上写着:我牛逼不?你们怎么还不夸我啊。


“那我其实是会开。”落叶说,“但是我没有车。”


柳词突然站起来,走到小房间的监控台上:那里有一大串钥匙,乱七八糟的。


“保安应该会有校园小电瓶的钥匙吧。”柳词说,“你们都见过的。”


学校里有那种像观光车一样的小电瓶。


“那个电瓶够开到哪啊……”方青砚说,“最多开到另一个校区吧。”


“最远是应该可以的,但是另一个校区情况也不一定比我们好到哪去吧。”柳词说。


“老校区离市里面更近,如果有救援的话,应该是从城市中心到乡村周边这样扩散的。”阿越开心地插嘴,“你们终于又一起讲话了?很好,看来经常开会还是很必要的。”


柳词&方青砚:……。


于是他们又不讲话了。


一旁的落叶和阿越虽然很无奈,但是觉得这也是个好头。反正以后开会的机会还是很多。


“这一把是吗?”柳词找到其中一串,“看起来像是电瓶车的钥匙,但是……”


车在哪……?


钥匙是通用的吗?


保安自己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去找车骑走?


去了另一个校区如果情况更糟怎么办?


“还有一个问题啊。”落叶问,“我们要带上花舞剑吗?”


“至少得问他愿不愿意一起吧。”方青砚说,“人家现在在五楼六楼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跟我们冒险啊。”


“问问吧。”落叶说着就要伸出头去,“哎——”


“别别别。”柳词赶紧说,“这样好吧,你叫他开下蓝牙。”


 


通过蓝牙传文件。这边先在备忘录写了并截图,开蓝牙传到楼上,花舞剑再传下来。通过这样的交流,知道了他们打算离开这栋教学楼的计划,出人意料的是,他迅速答应了。


“那我觉得,反正迟早是要走,不跟你们一起走,等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走更难走啊。”花舞剑的备忘录截图里这样写道。


“那就是什么时候汇合的问题了。”落叶说,“是先下来,还是行动当天下来。”


“特妈的你不是把卷闸门拉下来了吗!”柳词一拍大腿。


“卧槽。”阿越说,“那可怎么办,花老师还不知道的吧?”


“花舞剑问我们是怎么把自动贩卖机弄开的,他说他的零钱已经快用完了哈哈哈哈……”


“要不……我们上去?”他们这样提议。


 


“我觉得我们小组应该有一个名字。”落叶说,“有了共同的名字才有集体荣誉感,马上我们五个人就要一起行动了,有了名字才更有行动力吧。”


“支持,叫什么呢?”方青砚问。


“你看我们在这个大楼里,要不就要叫大楼五傻……”


“你怎么不说下了楼在这个大堂里所以叫大堂五傻呢。”柳词给他逗笑。


“也可以啊。”落叶说,“反正名字是一定要有滴~你把手机给我我跟花老师聊聊。”


“花老师不想跟你聊了好吧。”柳词把手机递给他。


“诶,怎么会~我这么风趣幽默又健谈的人蛾……”


落叶捧着手机去跟花舞剑聊天去了。方青砚在那边,又开始研究这个对讲机。


非常让人无奈的是,这么多天了,对讲机除了间歇性的沙沙声音,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就没有活人捡到这个对讲机吗!”方青砚有点烦躁,都想把这玩意儿给摔了。


“小孩子脾气不要那么爆。”柳词走过去,“耐心一点。”


方青砚嘀咕了两句什么,柳词没听清,正要说话,突然听到对讲机那边传来一个声音:


“歪?”


 


???


“歪?歪?听得到吗歪??”


柳词脸上一瞬间闪过不可置信:“清儒!?”


那边阿越和落叶听到动静,也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了,对讲机有动静了?”


方青砚按下通话键,柳词也“歪?”了一声。


“卧槽你认识啊。”落叶惊呆了,“我们学校是就这几个人了吗?”


“我们专业的。”柳词说,“我学弟。”


“那广播里那个也是你们哲学系的?哇我们学校哲学系有这么多人吗??”


“方向不一样。”柳词解释,“我,道文化研究;雨琦,道教心理学。”


“那这个呢?”


“社会学。”


“……好复杂。”


那边也听出来了,正在回应:“我操!你是柳词啊?还有这么巧的事??”


“差不多吧,我也很惊讶。”柳词说,“你在哪呢?”


“不只有我啊!是我们!我和我几个室友好几个人。”清儒说,“我们在男生宿舍这边,因为没吃的了,所以我们跑出来了,路上打死了一个保安丧尸,拿到了这个。现在男生宿舍情况很糟糕,到处都是抢东西的,我们正在想下一步怎么做呢。”


“要不……”方青砚说,“我们和他们一起?”


“方向都不对吧!我们要出校,他们在学校更里面,我们倒是可以让他们先过来跟我们汇合。问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出校?”


“可是那个电瓶车只能坐六到七个人。”落叶说,“而且人多会更费电,你问问他们几个人?”


“他们可以再找一辆电瓶车啊。”柳词说,“他们不是也打死了男生宿舍楼下那个保安吗?”


“喂喂喂。”方青砚赶紧按通话键,“你们注意了吗?打死的那个保安身上的钥匙?”


“我去有钥匙啊!”清儒一边跑一边说,听起来气喘吁吁的,“我去我没注意!等会儿不如我们跑回去吧!”


然后通讯就断了,看起来是没有再按着通话键继续讲话。

……???听起来很危险的样子我们要不要拦住他不要回去找???



—TBC—





评论
热度(187)
  1. 述怀不诉一颗花生。 转载了此文字

© 述怀不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