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剑网3电竞][词青]听说前方没有丧尸 01tbc

这个剧本我要给满分!突然想到2013

一颗花生。:

[剑网3电竞][词青]听说前方没有丧尸




*剑网3主播电竞圈 柳词歌妤/方青砚


这是 一段假装自己是长篇的文案:


世界上最尴尬的是什么。


是你居然喜欢上了你朝夕相处的好哥们。跟你这位“最好的朋友”告完白,对方不答应也不拒绝,不给你发好人卡也不把你纳入试用期。就那么……高深莫测地看着你。


看得你浑身发毛,忍不住本我出现把对方骂了一顿……


你们,就真绝交了。


还有什么,是你从此卧薪尝胆决定出国告别这段糟糕的三分钟恋爱,结果雅思考试当日丧尸来袭,收卷老师就被丧尸袭击,已收上的阅读和听力答题卡散落天际。


你千方百计和临时认识的一位小伙伴突破重围,关上门的瞬间还没冷静下来就被一股扑面而来的恶臭袭击。才意识到,还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要问有什么优势……大概就是,你玩过不少绝地求生之类的游戏,拥有着非常丰富的理论经验。


除此之外,还有个等在楼下、不知死活的三分钟前男友。


 


01 分手不需要手机解锁


 


“那么……”


方青砚冷静下来环顾四周,刚刚稍稍平静下来的心态瞬间崩了。


“我操你选的这是什么地方啊!”临时组队的小伙伴恶人先告状,“我们费了这么大劲没被僵尸咬死要被活活臭死了啊啊啊——”
“你别叫了。”方青砚说,“我也不知道啊慌不择路没听过啊!!”


“啊啊啊我一世英名。”小伙伴抱头蹲地,“我这次听力做的特别好啊啊啊啊……”


 “方青砚,中医学院,针灸。”无语了一会儿,他自我介绍,“你呢?咱们搭伙救命总要互相了解一下底细吧。”
“我叫阿越。”小伙伴站起来,“打铁专业。”


 “……”


“噢,全称是冶金工程。大三,你呢。”


“大一。”


“这么年轻。”阿越感慨一句,“年轻真好,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方青砚耸耸肩:“我也没想到美好的生活还没开始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好吧。”他翻开书包,拿出一本笔记本,又摸出刚刚考试发的铅笔,画了个四四方方的框,“东南西北你分得清吗”


“靠,不要小瞧我好不好。”阿越在他的纸上补了两笔,“我们现在在外语楼,离校门不远。如果要出校的话需要往北走,不算远,路上树木也比较多,方便遮掩;坏处也是,沿途补给不方便。如果要去食堂这样的地方就不巧了,远得很。”


事情发生的时候在考试,因此厕所空无一人。当时写作考试进行到一半,三位监考老师中有一位因为考场外发生了骚乱而开了门。


……后面的事情,方青砚不想回忆了。好在他坐在第一排,当时就抢回了自己的包,那里面有些吃的,还有个笔袋,里面装着些直尺圆规铅笔刀之类的东西。


和他一起闯出来的这位就凶残多了,教室一角有个清洁用的铁锹,直接就被他扛起来以自己为圆心开始旋转……


“我们闯进来了,丧尸也没有撞门?”方青砚想了想说,“他们不知道我们在里面?”


“这味儿。”阿越无奈地说,“熏死我了,丧尸也闻不到我们。”


方青砚喔了一声,开始思考他们是怎么就轻易接受了丧尸这个设定。


“你带吃的了吗?”方青砚问。


“你要在这个地方吃东西!?”阿越目瞪口呆,“年轻人你这是对食物的一种侮辱。”


“不然咧。”方青砚翻了个大白眼,“我们总得在这过一阵子吧。”


“闯出去啊!还有啊。”阿越边说边往前走,“这个厕所我来过,这边是有窗——”


再然后,他惊呆了。


“呵,呵呵。”方青砚跟着他的视线往下看。


外语楼下,游荡着成群的丧尸。


“外面的异变应该比我们楼里的快。”方青砚说,“这边做考场,路上都围起来了,所以没什么人。不然的话,我们现在开窗应该看到的都是丧尸在咬人的场景了。”


他们在四楼,楼层倒是不高。只是现在看来,楼外的情况不可能比楼里更好。出了这一片,外面只可能更糟。


“我想想啊。”阿越在他本子上写,“我们……”


“你还想出去?”


“当然了啊,你难道不想积极地活下去拥抱明天的太阳吗?”


“我……”


方青砚看着他理所应当的表情,不知道怎么接:“可是我觉得,等这阵过去,未来的生活不可能会好了。这差不多是世界末日了啊。”


“再不好也不会比现在差了。”阿越说,“你知道我的座右铭是什么吗?”


“……?”


“做一只快乐的猪猪。”


“这种座右铭没人会知道好不好!”


“不会啊,大家都知道,我QQ签名就是这个。”阿越突发奇想地问他,“你的QQ签名是什么?”


“……”


阿越很奇怪这个年轻人为什么突然失落。


 


方青砚的QQ签名……换的挺勤快,不过之前他改成了“我一点都不想和好”。


再然后,就是现在了。


他写给签名的那个人,早被他拉黑了。然而他们共同好友又太多,不少人常来问:你什么时候来和柳词和好?


和好个屁啊!


方青砚想,他们根本不合适,自己作大死告白了,对方虽然不明确拒绝,但是那脸上写的几个大字“我儿子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深深伤害了他这颗少年之心。


还能做回去朋友吗?那必须不能啊。


问的人既然太多,他回复地烦了,干脆改了签名,或许可以少一点人问问。


他猝不及防就想起柳词了,想到又有点难过。靠,这逼该不会死了吧。


“喂、喂?醒醒?”阿越说,“唉,你知道吗,我本来是因为一个好朋友要出国,我才来考试的。他先出国了,出去以后就没跟我联系过,我不服,就跟着考了。还不知道考成什么样呢。”


“没事。”方青砚说,“以后咱们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


“什么叫蚂蚱啊,是战友!战友OK do you understand?”


“我他妈听了整整三个月听力了你别再说英文了再说我真想吐了。”


“是嘛。”阿越笑嘻嘻地说,“那么恶心的雅思咱们都熬过来了,丧尸再恶心还能比雅思更恶心吗?还有什么比雅思还恶心吗?”


“有啊。”


“?”


“托福,SAT,GRE。”


“……”


“你说。”阿越换了个话题,“现在还能收到手机信号吗?”


“那得看楼下有没有信号屏蔽仪了。”


“……没有。”阿越说,“但是考雅思的时候,我们的手机都被收走了。我的在4号袋,如果有信号的话,说不定可以求助。”


“如果没有的话,说明外面情况已经是我们能想到最糟的了。”方青砚说,“不过有个手机还是好些,你知道手机放在哪的吗?”


“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猜啊。”阿越说,“来的时候,我看到楼梯口那有个小教室,是监考老师休息室,如果要去偷的话,也不远。”


“但是我们不知道哪个袋子是我们的啊。”方青砚有点无奈地说,“而且休息室会有老师变成丧尸吗?外教们体格都挺威猛雄壮的。”


“这样吧。”阿越说,“我们现在开门,随便抢走一个人的手机,看看有没有信号,才能决定我们要不要冒着危险进休息室,怎么样?”


“嗯。”方青砚说,“行,我们先找点武器。”


“厕所里哪有什么武器啊!”


“那还有个小铁锹,比你的大铁锹轻一点,你要不要?”


“要要要。”


“太重了,我宁愿要那个拖把,还有这个桶。”


“哎你说。”阿越说,“丧尸闻不到这个房间有人类的气味,是不是说明他们对食物以外的味道都不敏感?”


“你想干什么。”方青砚警惕地说。他想如果阿越的计划是往他们身上都糊一面屎,他考虑和这个脑回路神奇的队友分道扬镳。


“不是!”阿越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我是说!你看这!”


墙角依次一排:84消毒液、洁厕灵、洗手液、空气清新剂。


阿越一摊手,方青砚嘴角抽了抽:“好吧,这个东西怎么抹到身上……”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十分崩溃。


 


“就这么杀出去吧。”方青砚捏着鼻子说,“再回忆一下玩过的游戏和看过的电影?里面说丧尸害怕被攻击头部、还有在黑暗里会失去方向。”


“嗯,但我们等不到晚上了。越到后面,变成丧尸的人类就会越多,对我们就更不利。”阿越说,“还有听说丧尸智商很低,容易被声东击西。我们还是要抢手机方便点。”


“嗯。”


方青砚手握在门板上,正要开门,突然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


“这是什么?”


“……听力广播?”


“对,每个教师里有一个那个广播……这是谁在说话丧尸吗?”


“丧尸会开开关吗!”阿越大惊,“我靠你别说话了用心听着。”


“歪?歪歪?哇这个通到哪里的啊。”一个声音说。


方青砚当时就觉得自己他妈要不能呼吸了。


“算了。”那个声音说,“儿子啊你要是没事的话,广播室在二楼走廊西边总控室。外面情况没你想象的那么糟,手机信号还有,联系上的话给我打电话。要是有事,”那边的声音顿了顿,“当我没说过好吧。”


当不认识你好吧。


“这哪来的神经病?”阿越惊奇道,“我靠,你是哭了吗?”


“放屁。”方青砚说,“我他妈会哭?还因为这种傻逼哭?”


“那现在怎么办,去总控室?”


“不,太远了。”方青砚回忆一下,“先出去随便杀个僵尸抢手机,拿到了再说。”


“这么凶的吗?你不怕他手机有锁屏密码要解锁吗?”


“……无所谓了。”方青砚说,“老子现在斗志满满。”


“刚刚广播里的那个人。”阿越想了想如何组织语言,不知道怎么办“是你爸爸吗”这句说出口,换了个说法,“你记得他号码吧。”


“记得。”方青砚说,“操你妈他之前说小孩子要记得爸爸手机号不然走丢了不好找逼着我背过。”


阿越:“……”还真是爸爸吗不是很懂你们95后。


 


—TBC—




写着玩哒,就也看着玩吧。可能会删(。)


词青ONLY,没副CP也没大三角。


还……可能没后文=L=……写不动了哇QAQ


有错别字也别告诉我!不听!




——




“是嘛。”阿越笑嘻嘻地说,“那么恶心的雅思咱们都熬过来了,丧尸再恶心还能比雅思更恶心吗?还有什么比雅思还恶心吗?”


“有啊。”


“?”


“托福,SAT,GRE。”


“……”


“霸刀。” 


“你跑错片场了!”

评论
热度(187)
  1. 述怀不诉一颗花生。 转载了此文字

© 述怀不诉 | Powered by LOFTER